6.18.2018

Bursa 老山城Cumalikizik

才到Bursa兩天,就已經愛上這個城市,繁榮、富饒,而且每個市民都以Bursa為傲,每個人都那麼友善自信,而我的蜜月小套房還有專屬的暖氣~

我在一間類似Net的連鎖品牌買了毛衣,也在絲綢驛站買了暖和的絲巾,足夠保暖了,Bursa還有許多遺跡跟溫泉還沒去,我真的可以在這裡直到結束。

但是第三天早上,我還是打包行李,把幾件台灣冬天堪用但在土耳其幫不到忙的衣服疊好留在桌上,到一樓小小的櫃檯退房。我試著用google翻譯請櫃檯的年輕男生轉告,說我很抱歉昨晚打攪到昨天晚班祈禱,但他笑了笑揮手說沒關係,又說了一些祝我旅途愉快的話。

我帶著所有行李,大包小包搭subway到了整條線末端的某個站,櫃台說出了捷運,轉車就可以到老山城。

大家都很有禮貌,穿得整整齊齊,同一節車廂上,有個包著頭巾的媽媽或婆婆,帶著兩個小兄妹搭車,他們對我微笑,小男生好奇又有點害羞看著我,小妹妹好像餓了,媽媽把餅乾泡在熱開水裡搖一搖給妹妹喝。我從沒看過有人在車廂內吃東西,但是土耳其人對孩童特別熱情,我想大家也不介意~

列車沿路經過有清真寺建築風格的大學,各個街區,望出去總是沒有邊際,後來山出現了,山的旁邊仍是一望無際的遼闊,而山佇立在遼闊之中.到站google map說只要走30分鐘,彎彎曲曲但好像不遠,經過小學時剛好放學,湧出來的小孩像演唱會散場的人潮一樣,嘻嘻鬧鬧,小孩們注意到我,但都往各自回家的路線,我依地圖走了一段上坡,google小圓點卻只是左移右移,在地圖上幾乎沒推進。幾個,不,是一群跟我同方向的小男生靠過來問我.....一堆土耳其語,我被一群小男生搭訕了! 他們不熟英文,又想問我各種問題,開心的大笑,各自講自己的名字,要我用單眼幫他們拍照,還把鄰居喊到陽台介紹我。他們知道我要去老山城,一直糾正我的發音,叫我跟他們走,兩個小男生還為了該走哪邊吵架,他們帶我到雜貨站門口,找等車的大姊姊翻譯,叫我在這裡上車,就各自興高采烈的回家。

這是我第一次坐共乘計程車,往老山城的路拐來拐去,一路上坡,google這個騙子,根本不可能走30分鐘走到。那群孩子來跟我說話,是我的幸運。
終站是墓園,鐵門上有星星,老山城的入口除了「世界文化遺產」的大石碑,還有好大好大的樹,空氣冷冷的,是山區很清新乾淨的那種冷,燒柴燒炭的味道強烈,卻不會不舒服。鋪滿小石頭的路,淙淙流水從留下來,三不五時會有拖拉機慢慢開下來,後面裝的滿滿,粗壯的木材,狗跟貓都很平和,像是故事書裡安和樂業的小村落。鮮豔的牆面,咖啡廳,給觀光客的小店,或許是禮拜一,遊客中心沒人在,展示了一些照片,商店也只是意思意思的招攬兩句,商業的氣息並不濃厚。


















老山城中間有個小小的清真寺,舊舊的,顏色介於蒂芬妮跟土耳其藍,樸素的舖了地毯的廳堂,天花板上畫著伊斯蘭符文跟圖騰,陽光暖暖,很安靜也很平靜。


教堂對面的茶館有噴水池,我點上一杯熱熱的茶,方糖全下,老闆跟拖拉機的年輕人正在班木柴,其他的遊客也自在的抽菸,整個Cumalikizik像時間凝結住般悠閒。

我離開的時候,遊客變多了,我搭到直接回市區的共乘小巴,下車時司機跟附座還熱情指路,一路上陽光普照,公車站牌都有英文,街上人很多,也有賣水果的小販,路上還有一些手機店擺出SamsungHTC的燈箱,我大包小包的搭回轉運站。往番紅花城Sanfanbolu的車是晚上11點,我請妹妹跟表弟幫我訂旅館,帶著行李去搭公車繞一圈。我記得到Bursa那晚,公車經過山區,點點燈光,還遇到有軌電車,不知道白天是怎麼樣?會不會看到夕陽?我坐在角落,看著夜幕低垂,下班人潮上上下下,或許過段時間我可以再回來。


回到轉運站,在附近的ikea閒逛,裡面的東西和台灣幾乎一模一樣,有個大約5歲的小孩在逛,他手摸過整箱堆的玻璃杯,如果這在台灣,父母早就把小孩拉開甚至打手,但是他包著頭巾漂亮年輕的媽媽,提醒他一句,就繼續逛下一區,小孩再看一下就跟上家人。我記得朋友說過,外國人相信小孩拿做的能力跟自我意識,不干涉太多,對小孩有信心。語言不通,卻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們信任的教養方式。

mall的吃Pope炸雞,又看到一家人在吃飯,媽媽不太管,小孩子自己吃完,聊天玩耍。當我覺得炸雞不錯時,突然,媽呀,我的相機不見了!

一路找回ikea,公車總站跟轉運站,留了聯絡方式請他們幫忙找一下,百感交集的上了番紅花城的夜車,難過著陪我上山下海的相機跟今天跟小朋友的合照,一邊祈禱Bursa會找到我的相機。

3.23.2018

Bursa 多一分了解,多一分喜愛

每天早上,我被祈禱的廣播喚醒,拉開窗簾,外面是落葉的大樹,三四層樓的矮房社區,望不到邊的平原。泡杯茶對窗與暖氣,邊吃早餐,邊聽土耳其語錄音,看樹上停幾隻飛鳥嘰喳,再決定今天要去哪裡。

很多人會到Ulu清真寺祈禱,大家虔誠的跪坐唸禱文,拂面,手心攤開向上,一系列的儀式,女生有固定的區域,男生另外一區,也有許多穆斯林祈禱完拿手機留念。清真寺正中間有綠松石色大水池,許多男人在用水,我不敢冒犯,拿單眼在外圍拍照。
 




伊斯蘭教跟佛道教的祈禱儀式,力的流動截然不同,佛道教,從心向前向下拜,像給予;伊斯蘭教,從地面從外,往內向上,像樹的生長,每次仰望清真寺的圓頂天花板,瑰麗圖騰與光線,都感到暈眩與玄妙。




綠頂清真寺較小,近日暮,一些男穆斯林陸續進來,有位先生藉麥克風請大家準備祈禱,我遵從提醒離開,外面越來越冷,冷得飢腸轆轆,想對自己奢侈一點,吃Bursa有名的islander kebabi。

  















難得不跟大家一起過馬路,很認份等紅綠燈時,後面的先生用英文叫住我,他說曾到臺灣展覽,現在負責清真寺牆面補繪,拗不過一再邀請的熱情,由他導覽再次參觀清真寺,隨後參觀他的工作室。那是一間店,一樓擺滿商品,二樓織物三樓地毯。他請我喝茶,大談人生應該體驗跟嘗試,喝酒、晚上出去玩、打開自己、擁抱、瘋狂一下等等,又說他40歲單身未婚沒有家庭,看到我覺得很好,希望我們之前遇過等等等。
除了禮貌,我什麼反應也沒有。
他說人要對自己誠實,不要想太多,不要縮在蛋裡等等,問我對什麼感興趣?我回答"writing",他愣住了,還是盡力聊一些充滿浪漫ㄈㄈR幻想的話題,我還是什麼反應也沒有。他看出我想走了,一直說我是一個很好的人,希望我們曾經相遇,給一個擁抱並親我的右頰,最後在一樓店員前推銷一些織物,跟我道別。

遠在台灣的朋友還問我有沒有被搭訕,戴著毛帽穿著破爛的我,對搭訕無感。剛剛那位先生說的一切,我不缺不貪,不被吸引。
everyone is looking for something,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經過日光殘存的墓園,格外平靜,我不急著頓悟出答案。

在祈禱廣播中,我找到了好吃的Kebap,也不管價格看到招牌菜就點,微烤鮮蔬雪白優格醬,店員托熱騰騰的奶油,我點頭謝謝,他就優雅的淋在烤肉上,色、香、味,徹底療癒寒冷的我,由內而外,溫暖而幸福。吃好吃的東西比被搭訕重要多了!


不久我又迷路,晚上在住宅區到處走來走去,找不到旋轉舞儀式的老房子,一位遛狗的老先生熱情指路,狗覺得問路人英文破又笨會問很久就叫了,我摸摸她的頭--灰色捲毛倔強的短腿狗,很像我家那隻。老先生跟我聊了下貓狗,竟改變散步路線帶我到旋轉舞會所,沿路還拿出飼料餵貓,灰捲捲毛略有不爽勉強配合。老先生以Bursa為傲,又為禮拜六的交通擁擠向客人(我這笨遊客)抱歉,這裡有公車電車地鐵渡船,已經很便利了。更令人驚訝,老先生在會場與我道別半小時後,還特地回來確認同桌的女生會照顧我,希望Bursa的客人賓至如歸。她也用google翻譯盡可能說明儀式。
當天比較特別,有一位包頭巾的長者答疑,我隱約理解他們信仰及生活方式。之後是著名的旋轉舞,學生跟老師長達三十分鐘的旋轉,一樣向上給力量,跟旁邊誦唱的歌者宏亮歌聲融合為一體,舞完,會所的婆婆媽媽都跟舞者一起手心向上禱告,整個儀式充滿能量。



在這裡,我晚上十點回去也不緊張,像以前曾待過的某個城市,安心愜意。
有晚,剛放完廣播我就按門鈴,櫃檯先生立刻中斷祈禱來開門,我非常抱歉,但他叫我不要在意。跟刀子可蘭經二選一的印象越去越遠,我也對伊斯蘭教的智慧與生活方式越來越好奇。

夜夜好眠,或許可以在這裡一隻待到回程。

3.22.2018

Bursa 絲綢與蜜之地


客運非常豪華,還有一位穿背心的車掌,像空服員一樣推餐車送點心飲料,但他不會說英文,旁邊乘客幫我翻譯。約三個小時車程,我在Bursa轉運站下車,天已經黑了,很冷,我向車長室前抽菸的站所人員問路,有位穿羽絨大衣的先生看了旅館的地圖,讓我坐公車第一排,請司機到站叫我。他詢問我有沒有交通卡,我搖搖頭拿出錢包,他轉身刷自己的卡,留下不被收錢的我。
客運的隨車人員&小點心跟果汁
下車走一段路就看到Balam Rezidans,一晚約70里拉,離公車站跟捷運站10分鐘,櫃台的年輕先生知道我一個人住有點驚訝,用Google翻譯幫我check in。我的房間有三道鎖,暖氣Wifi獨立衛浴雙人床,還有一個小流理台可以泡茶,簡直就是蜜月小套房。隔壁的小庭院裡,有位老先生正在喝茶,他窄窄的木桌鋪有針織花布,他的太太跟孩子沒玩手機,沒看電視,也出來陪他。






被窗簾下鑽進來的陽光跟鳥叫聲喚醒,陽光暖暖的,我搭捷運到Ulu Cami大清真寺,一旁緊鄰最熱鬧的Kapali Carsi有頂市集跟Koza Han絲綢驛站,大家在這裡逛街商貿,男人一樣齊整乾淨,婦女頭巾不拘束於下巴,很多婦女連脖子也圍裹或用兩層頭巾,一樣自信飛揚,頭巾更顯得她們面容精緻。

地鐵的花磚裝飾


市集&絲綢驛站中庭喝茶的人&喀什米爾圍巾

一切都那麼物美價宜,我連逛幾天,買了圍巾跟毛衣,但最愛最愛,是後面的菜市場。

我可以想像到父母會多愛這裡,喜歡逛菜市場的人都會愛上這裡,光是橄欖就有數不盡的口味,乳酪,香料也玲瑯滿目,更別提碩大的蔬菜水果,每顆都新鮮得快滴出水了,引誘你帶回家。葡萄1kg才3里拉,那是我這輩子吃過最甜也是最好吃的,像蜜一樣,卻讓我一口又一口停不下來。









逛累了坐在公園,空氣冷的很舒服,許多人端著裝滿茶杯的盤子走來走去,他們還有對講機,只要1塊或塊半里拉就可以來杯熱騰騰的茶,加兩顆糖攪勻,看鴿群乘風飛翔,孩子跟鴿子在公園嬉戲。一切都那麼富饒祥和,不會土耳其語也不感到缺失。

在一家平價pizza店用餐,語言不通絲毫不成問題,大家耐心等我點餐,其他顧客也熱情禮讓,現做的熱騰騰的pizza,比我的臉還大,熱騰騰的奶油都流到手上,吃起來飽足又不油膩。


比伊斯坦堡更晚回去,路上順便買了茶葉,暖氣,熱茶,蜜葡萄,晚餐,很愜意的小蜜月。
算了一下旅費,我可以在這裡好好休養,過完一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