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2017

2014 全馬初體驗-太魯閣,你好

身邊有些跑跑薑餅人狂推薦路跑,看他們要冰敷膝蓋,早起,腳指甲瘀青,一堆參差不齊的紀念品堆到沒地方放,我總用"你在做你喜歡的事,加油&我用的方法享受世界",自找別的樂子。

直到2013底某天我逛到了一篇運動筆記的太魯閣初馬體驗,那個女孩寫說,太魯閣最美的風景要用跑的,而且只有全馬才看得到。
熱愛旅遊的我,怎麼能錯過美景?默默決定:2014年一定要參加太魯閣馬拉松。聽說全馬非常非常辛苦,強者所為,於是就立下決心打醬油,志在全程參與,怕別人知道拿來冷熱,只把這想法掛在心上不說。

生性懶散,2014年上半年晃晃悠悠,跑步始終是一件無聊的事,我寧願騎腳踏車游泳打球都不願腳踏實地,天氣冷,天氣太熱,沒吃飽,吃太飽,睡不醒,睡不夠,帶狗散步太久,明天要早起。。。。一系列的藉口跟理由,說服力遠勝過動力。 

真正開始是9月,一星期大概兩三晚,抓著手機,繞附近的河堤公園, ,依心情不等跑3~5公里。即使聽歌,還是覺得小白鼠繞圈圈很無聊;瘦的,肉肉的,全副武裝的各式跑者一起繞著公園,或經過或被經過。跑步真是一件無聊的事,那麼多人繞著圈圈跑,是在挑人還是等著被挑嗎?而我總是撞到蜘蛛網,像被鬼纏一樣揮舞雙手。
跑步還是沒什麼意思。

有一晚,我無聊透了,跑出公園框框外人車罕至的馬路。人聲消逝,月亮從工廠的煙後露臉,若是走路,月光溫柔平和,但用跑的,特別是在燈光稀疏的街道,月亮皎潔又精靈。5km之後一切都會變的越發新奇有趣。有人說長跑是寂寞的運動,是不斷的跟自己對話,但於我,便是全世界在對我講話,樹的味道,溪水,路邊的灌木,麻油雞,還有討厭的深夜加班工廠化學劑,車廢氣,只有在很冷才聞到的松香……空氣的溫度也會隨區域變化,近山處冷冽,工業區有點悶熱,砂石場前是濕呼呼的,廢棄的軌道旁還有小蟲子叮叮。我跑得越來越遠,從5km延長到了10km,約一個多小時,一邊能從頭到尾聽完整張專輯。

每次盡量跑10公里,肺活量跟上班的狀態好多了,也有時間品味音樂。為了避免太魯馬前報廢,大概每隔一段就會拉筋舒展,不舒服絕不勉強。越了解自己的身體,越能運用她,也越珍惜。跑步的感覺很好卻提不上喜歡,我用馬拉松的新手運抽中了太魯閣馬,小慢跑加減晃悠晃悠。

在太魯閣馬前的兩個星期,瘋狂加班,每晚都忙到12點,老闆臭著臉不屑馬拉松這檔事;父母一直在勸阻,房東聽說了也提醒我別跑出致命意外。那個星期五早上,又濕又冷下著雨,妹問:"妳還要跑嗎?"

忙完焦頭爛耳的公事,隨滿滿穿著慢跑鞋背運動包的人走出火車站,才意識到,我真的一個人來了。背著肩帶斷一半的大包包,穿的是老妹的運動外套跟褲子,輾轉了三種車近4個小時,站在晚上快12點的花蓮火車站前。

我,一個人到了花蓮,第一次跑馬拉松,第一場就太魯閣,一開始就52km,沒有人等我,我也沒有等任何人

瞬間雀躍自high,Whatever,意外險還有效,帶了錢跟車票,如果人生只有一次,沒什麼好眷留的阿,我就是個瘋小孩,有就有,沒有就沒有.

太魯馬的接駁火車是凌晨4點多,一起住背包客棧的跑者,卻頗有默契摸黑起身一起走到火車站,四個人素昧平生,還沒跑就約好下午要做什麼,晚上要吃什麼。他們都只參加半馬,對我這一開始就跑全馬的小孩很擔心,各個語重心長叮囑不要勉強,教些技巧,更提醒我全馬是42km,超馬才是52km(哈哈哈哈XDDDD)

路上有很多人發送反亞泥的布條跟旗幟,一場亞泥贊助的太魯閣馬拉松,諷刺著雙方,我把布條綁在外套手臂上,諷刺這個諷刺的社會。
跑前跟他們失散了,但我不太在意,跑步本來就是孤獨的運動,最終還是自己一個人完成,有緣總會再見。特地買的手機臂套忘在家裡,跑步慣聽的耳機忘在民宿,無所謂了,都這樣到了現場,就"裸"跑吧

開跑沒什麼感覺,繞了新城和亞泥邊,有許多人停下來自拍,有位先生仆街又站了起來,一整排橘色人河沿線流動甚是好看,每個人都散發著愉悅的正能量。

過了橫貫公路,才算進了太魯閣峽谷的懷抱,山林與翠綠的植物,澗澗溪水,鷹燕在山谷迴旋,身邊的跑者以各自的節奏,熱情微笑,互道加油。

跑道上下坡頗多,據說易傷膝蓋,不易初學者,小女子只想保守的打滿醬油,聽達哥的建議,上坡大步走,下坡比平常快一點衝,借力捕回速度。也聽新朋友們的話,雙腿一有不順,馬上壓腿伸展,絕對不讓自己抽筋。在補給站一有機會就吃香蕉補鉀防抽筋,一路吃下來,多到我都像隻猴子。雖然慢,也算大氣不喘的跑過了半馬折返點,平平安安進入全馬者獨享的天地。

屬於太魯閣全馬的,除了更斜陡漫長的坡,更秀麗的狹山綠水,便是更沁涼的風,跑到此時,全身已全運動開,皮膚每一吋都毫無保留接受著外界能量,若把手張開,便全身都沐浴在峽谷的風中,很舒服。直到我開始覺得爬坡吃力。大概20~30km,極度討厭隧道,過了全馬折返點,雙腿遲鈍,連下坡加速都慢了一倍,眼看著伯伯媽媽在前面勻速遠離,原來我的後勁如此淺薄。穿紅衣服的年輕人跟提著攝影機替每個人加油打氣的螢光黃先生也已經超過我不知道多遠了。最後十公里,每踏一步整片腳底板都在痛,且不亞於高跟鞋刺痛,落下的每一步腳板都雙倍奉還,下坡跟上坡一樣提不起速,風景是崩落的黃土色山壁,空氣冷了起來,黃土色的風景並沒有持續太久,青山綠水又出現。這個過程,我從不懷疑自己為什麼要跑太魯閣全馬,也不曾懷疑自己跑不跑得完,只問自己怎麼跑得那麼慢,想快一點卻又做不到,意識漸漸渙散,腰酸酸的,每一小段路就要拉筋,還有多久?好想睡覺喔…..第42km,工作人員在盡頭打氣歡呼,我竟然還能終點線跳來跳去開玩笑,死要面子走去領完賽小銅牌。 我跑了6個半小時,138位完賽女生中第129名。

會場幾乎只剩跑完全馬的人,每個人都像鴨子左右滑行,接駁車也快結束,大家都忙著繳晶片領便當趕火車,但所有人都在賣力的慢動作,快不起來。山風沁涼,現場有位跑友的太太幫我退晶片,但我hold著一口氣,忘了跟她道謝;早上認識的朋友們app來關心,叫我先回去洗澡補眠,晚上再一起去海雅谷慕的餐廳吃飯。 

回花蓮火車上,我

2016.1225 No.5 集集音樂馬拉松

發現自己冬天沒什麼事,看到音樂跟集集森林,就手滑給他報下去,本來打算camping,但東西一直不確定,家裡的毛怪又把睡袋弄得一蹋糊塗,幸好有跟南投的朋友先打聲招呼~到了中部就被包吃包住一路照顧到完賽~中部的朋友(手舉高一點),實在太熱情啦~(感謝一鞠躬)
週五晚到了台中,被帶到篤行飯店跟羹肉口感華麗的虱目魚羹店,地主強還特地請店家晚一點點關門就是讓朋友可以吃到他大推的台中美食.南投路上經過寶島時代村,不能免俗的"玖壹壹"夜市體驗~



篤行街每一道都好好吃的篤行飯店




嘻哈庄腳情


隔天上午騎自行車跟地主一起遊覽中興新村,經過高爾夫球場,台灣省政府,文獻館等,還有三個綠色隧道,在草地上歇息.回程去市場吃好吃的餅跟冰淇淋,旁邊小學正在辦運動會,學校正在廣播叫某一個老師放下獎品!某老師拿錯了,請該班同學幫忙老師~XD



健康遊覽法


晚上去東海大學看聖誕敲鐘,學生樂團熱鬧又清新的演出跟學校教師佈道,格外有聖誕氣氛~



耶誕鐘聲5分鐘


回南投休息兩小時,地主強就超厚道的敲門叫醒豬選手,出發前往森林小鎮.集集




五點半到,天氣並不冷,有些在校園camping的人跟推薦"乳酸抖抖抖"的老師已經到場,7點才開跑~有充分的時間暖身~台上歌手宏亮的歌聲朝氣蓬勃,每個人都份外有精神,大家也都有經驗,跟著大隊的速度不會太趕太慢,跑不久,前面出現了三藏法師跟他的兩個龍弟子,更正,是兩隻綠色的PUKI~ 法師跟其中一位弟子竟然跑42K,在這麼熱的天氣真是嚇死人了~
幾乎每公里都有樂團在表演,有各sax,吉他,管樂甚至陶笛隊等等,宮崎駿,Nakaci,經典音樂還有原創,每一團都很豐富,他們替我們加油,我們也替他們加油,跨軌道同時互相打氣的感覺很特別~

這次天氣太好了,冬天不像冬天,一開始就推測跑到11點會太熱,體力掉一半,後面透不過氣說不定無法完賽,聽說這次路線較往年有改,不全是繞小鎮跑,有相當長的一段山路且往返只有最後一段約10K重疊,當然本人一點也沒有做功課,有山路上下的確調節了不少,前半段比以往都快多了~


集集山上眺望


林務相關人員告訴我花序已亂
上坡的時候遇到補給豐富的站點,志工阿姨正在一種跟別站補給不一樣的水果, 我問阿姨:那是什麼? 阿姨:@#%! 我:金針乾? 阿姨:珍珠柑!!! 全場哄笑,阿姨一邊切水果一邊小聲地說那顆給我~又驚又喜,我拿到了這次比賽的定心丸--珍珠柑~~~


約四個半小時就已經跑完30k,若用正常速度,完賽應該可以在六個小時內,也就是破六~但當下出太陽,氣溫有點高加上接下沒什麼遮蔽,脖子已經有點過熱微微發痛,即使只有半邊頭髮也覺得熱,第一次跑到這麼熱的馬,有更多42k的跑友因為不耐而落在後面,好不容易在彼端看到一桶水,不越到對街使用,那桶水就像胡蘿蔔一樣釣著我前進,回程再見到那桶水,覺得自己得救了~至少那3km是,之後的補給點我不得不跟志工借水或是請志工小朋友淋水在脖子上降溫~後來發現脖子曬傷了,哈~第一次呢~ 
六小時二十五分完賽,最後幾公里沒有刻意衝刺,也沒有逼自己維持在一定的速度,在這過程中,明年要做的事情,規劃了一部分,對跑步也想得清楚,我跑步從來都是一個人的事,標準也沒有很苛刻,更重要的是體驗~ 我會跟沿途熱情加油的人highfive,跟婆婆媽媽們握手牽手時,他們溫潤水嫩的皮膚上充滿歲月的皺褶,有位伯伯手掌只有半截手指,那種衝擊不只是觸感,還打進心的某處;我元氣十足跟攝影大哥擊掌,他驚訝說本來以為我要把珍珠柑給他XDDD,還有好多好多跑友,在這麼熱的天氣下互相鼓勵與分享
跑完我還有餘力自己領成績便當投票換晶片,比前幾次狀態都要好一點,回家,襪子破了,鐵腿,一隻膝蓋有異,另一隻腳背有塊莫名其妙紅腫,曬傷+瘀青+中暑外,一切平安~
再次感謝地主稚強的熱情招待

2017.01.15 No.6 幸福高樹蜜棗馬

從台北一日衝到台灣最南的屏東只為尋棗幸福馬拉松,國境之南在又濕又冷的那幾天更顯珍貴.我背著睡袋和不多的家當,一路向南,到中部已經換了片天空,藍天和綿綿白雲,越南心情越好.到屏東火車站已經天黑,高樹在更遠的地方,轉了1小時的公車才踏到高樹小鎮,正飄雨,地面濕漉漉的,我沿著路跑交管指示牌到達高樹高中體育館.
高樹位於美濃旁邊,由19個村落組成,盛產棗子,鳳梨,芋頭等農作物,是一個純樸,遠離都市的小鎮.
賽前的寧靜夜晚
體育館已經有很多人休息打呼,我選了二樓幾個女生旁面對樓梯的位置打地舖,沒有選手之夜,我到附近的夜市逛逛,古早味紅茶的老闆娘穿著長袖外套,告訴我今天是他們這個冬天最冷的一天了,而且下午還下了一場大雨,看來明天還會涼涼的,但不會下雨~ 看到她穿著外套微冷搓著手,其實有點安心,跑步怕熱,涼又不下雨的天氣最合適了~
這次的蜜棗馬拉松路線環小鎮一圈42km,限時6個半,沒有上下坡,高樹鎮民全員出動,熱烈歡迎上萬跑者.
我一直都跑山路馬(連集集馬也有山路),從來沒有全程跑過平地,加上以往都7小時關門,沒有上下坡緩衝,又要6個半小時完賽,也就是說,每小時平均要到6.5km,這完全是勻速與耐力的考驗.11點後可能變得悶熱,如果我在中午前跑完25-30k,就可以安全完賽~一邊計數,一邊緊張,,很不俐落的收睡袋,反覆忘東西掉東西,起跑快10分鐘我才出發~
無邊無際的芋頭田
空氣很好,微涼一路上是遼闊的芋頭田,綠油油的鳳梨田以及一些我叫不出名字但成片的作物,水溝裡還有小魚小蝦蛤蠣,路上有許多鎮民特地騎到賽道旁替我們加油,每個跑友都相當開心.
讓人期待的鳳梨田
自以為已經習慣全馬,第1,2個補給站可以忽略不停,我錯了~
第一個補給站,滿滿一盤又一盤的水果,切好的棗子,熱情的阿姨婆婆叔叔伯伯,我每個都吃,蜜棗甜,其他水果又新鮮,吃在嘴裡幸福在心,我覺得完蛋了,一共22個補給站,一定被關門.
起跑最後100人,還有滿桌水果可以吃,感動啊
之後每個補給站的阿姨伯伯爺爺奶奶同學小朋友都熱情的像家人,滿坑滿谷的新鮮蜜棗,鳳梨,自己做的醃蘿蔔,熱食和滷味.更別提還有私捕站,若每個站停3分鐘,我中間大概花了66分鐘讓完全沉浸在高樹水果的幸福之中~
吃不完的棗子! <3 span="">
自家醃蘿蔔
所有鄉親媽媽都出動了!
被關門也值得吧
滿滿的補給
更不要提私捕站,熱茶,飲料,鄉親滿溢明擺不讓人完賽,怕被關門又沉溺在幸福中的跑者,左右為難啊~為什麼高樹人這麼好T-T~
就怕你不來的私捕站
一路熱情
不要問,很可愛
也許是剃了半頭看起來好像很怎麼樣,有個穿迷彩的妹妹主動說她也是一個人來,剛跑完南橫超馬,在高雄大學畢業後就直接投入在地農業,沒幾個補給站她就超前消失無蹤~
在第一段折返,遇到了鳳凰谷認識好久不見的大姊跟黃檸檬&歐疼,如同打了劑強心針~
黃檸檬跟歐疼~
我不確定該怎麼安排速度,一直逼自己快一點,近10k遇到了安平夜跑團,據說他們團報了百人,還玩馬力歐及各式各樣的變裝,知道我是桃園人,笑稱我 “桃園妹” .更酷的是,他們有自己的配速員!配速員就是跟緊就不會被關門的人!跟他們一起跑,說說笑笑,很長一段時間維持在很好又不會太累的速度,不曾被丟下~ 
安平夜跑團每張都這麼歡樂!
但我很怕30k後體力不濟,趁前面還有體力加速往前跑.
有位大哥喊說堤防上的風景比較漂亮,我爬上去,看到了一整片荖濃溪 ,他是台灣跑界鄭大哥,他還教我跑步最重要的,一是要開心,保持愉悅的心情;二是移動腳步的時候腳掌要先落地,步伐不要太大,身體微前傾;三是要配合好呼吸的節奏.一起在堤防上還有百馬團跟狗狗麻吉~我就這樣認識了百馬團的大叔們~
百馬團團長今天剛好是第一百場馬拉松,氣勢磅礡,還有幾台摩托車舉著旗幡來回.我遇到的是在後段吃喝玩樂的大哥們,他們拍胸脯打包票不會被關門,一路老神在在走走玩玩,麻吉也左右串門自在,高樹狗想追又追不上他~
百馬大叔們低調幫助不舒服的跑友
"百馬”不是叫假的,大叔深藏不露平常都練10k以上,跑起來飛快~也分別輪流提醒,我的核心力量不夠,平常要多練習,肌力不足會酸會痛後面會跑不動.
30k我就追不上他們了,每走一步腳背都在痛,跑起來更痛.上一場也有一樣的狀況,但沒這麼嚴重,腰腹也漸漸痛起來,我盡力快走,也只能看著百馬團跟安平路跑漸漸遠去.鄭大哥經過時詢問了狀況,他說應該是鞋帶綁太緊,幫我重綁鞋帶.一邊提醒我,跑步,只有鞋子最上面的洞要系緊,底下的鞋帶要松,跑起來才會舒服.說來慚愧,最初第一二次路跑會注意的基本,後來竟然忘記了... 鄭大哥說,不要認為自己可以跑或好勝不被關門就不顧狀況硬跑,不要讓一次跑步變成最後一次跑步.百馬團的大哥也說,覺得自己狀態不好就不要勉強,要有放棄的勇氣.
原本綁得緊緊,已經勒到腳背腫起來的鞋帶一鬆,血液流通更是疼痛,幾乎無法跑.馬拉松腳底會痛,有一種說法是因為每一步腳底都承受了你的體重衝擊,假如你42km跑63000步,等於你全身的重量打腳底板63000下.而我當時的腳背與腳底板,也承受了約45000下的上下壓打.還有12公里近兩小時時間,天氣越來越熱.我的速度至少要6km/小時,但步行約4km/小時,走路一定趕不回去.如果我不介意被關門,還是可以吃到補給站新鮮的水果和其他好吃的東西,還是有伴手禮跟毛巾可以拿,甚至可以早點回盥洗,買水果~(為什麼跑步要算那麼多數學?= = )
感覺腳稍微好一點就開始跑,拼命跑,拼命跑,在最後幾公里追到安平夜跑團,6小時21分跑回終點.
大哥們知道我完賽都很高興,邀我跟百馬團一起用餐~吃完我才知道百馬團都是警察,難怪核心這麼強,每個都這麼會跑!OMG!我這小太妹竟然警察一起跑步吃飯,受寵若驚~
受在地正港里港人崑成大哥招待,瀏覽里港風光,大哥還帶我到屏東中寮山和石頭廟-只有當地人才知道的廟宇.中寮山可以看到台南,屏東和國道三號,遠眺義大摩天輪,若天氣好的時候天上繁星與萬家燈火和川流的車燈,一定很漂亮~
高樹馬及昆城大哥等人的熱情,手裡提的腦海記的東西太多,回到台北已經半夜三點多,冷冽的風又下雨,哆嗦回家,心還暖暖的.